-ST生物年度股东大会:两大股东各自提名董事,其中一人“一票”未得

-ST生物年度股东大会:两大股东各自提名董事,其中一人“一票”未得

*ST生物年度股东大会:两大股东各自提名董事,其中一人“一票”未得
原标题:*ST生物年度股东大会:两大股东各自提名董事,其中一人“一票”未得 每经记者:金喆 吴泽鹏 每经编辑:陈俊杰 2019年,*ST生物(000504,SZ)再次靠出售主业资产成功保壳。不过,与公司经营持续性相比,今年的股东大会更引人关注——因为“下海教授”向双林在2020年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使得公司董事会席位出现空位。 因上述原因,5月8日,*ST生物第一大股东财信基金和第二大股东上海和平分别向上市公司推荐一名候选人补选董事。市场纷纷猜测“谁能当选”? 5月18日下午,*ST生物在湖南召开股东大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上海和平提名的具有医药行业背景的王建当选。 但最终投票结果有些让人啼笑皆非,根据*ST生物当晚发布的公告,选举王建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同意股份数为147622722 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 78.4315%。而另一名候选人邓海滨未获“一票”支持。 医药背景人员补位董事 2020年2月,南华生物原董事长、时任董事及总经理向双林递交辞呈,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一切职务,辞职后仅担任公司科学顾问。 向双林辞职后,*ST生物的董事会成员变为3名董事和3名独立董事。4月2日*ST生物召开董事会,审议董事长金文泉提名的龙海彧接替向双林的董事、总经理职位。资料显示,龙海彧现任湖南省财信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深圳惠和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当时,会议表决结果为3票赞成,3票反对,投反对票的董事林晓辉,独董徐仁和、施哲,其中施哲反对的理由是龙海彧不是生物专业人士。 有趣的是,在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夕,第一大股东财信基金和第二大股东上海和平又分别向上市公司提交了自己的“意中人”名单。而目前财信基金与上海和平持股比例分别为25.65%和11.46%,也就是说,董事补选提案的话语权留在了中小投资者手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财信基金提名的邓海滨具有金融行业背景——曾任财信金控战略与投资部研究员、副总经理,现任财信基金副总经理;上海和平提名的王建则具有医药行业背景——中南大学医学遗传学博士,副研究员,主要从事干细胞领域研究,兼任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湖南光琇医院副院长等。 两位在履历上差异较大的候选人,与两大股东各自的主业有所关联。因此,将由谁来补位,也引发了外界对于*ST生物经营方向的联想。 最终,投资者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干细胞业务上,根据当天股东大会的投票总表决情况,王建被选举为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其获得的同意股份数为 147622722 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 78.4315%,另一候选人邓海滨未获得投票支持。 当天股东大会后,记者就表决结果与*ST生物董事长金文泉进行交流,其表示,股东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当晚,*ST生物披露称,本次股东大会董事选举,主要股东达成共识,通过引入生物医药领域专业人士,增强公司董事会专业力量配置,有利于公司未来推动主业进一步做优做强 。 2019年再次“卖子”保壳 2019年,*ST生物再一次靠“卖子”成功保壳,通过出售上市公司之前的收购的远泰生物来实现报表盈利。2017年12月,南华生物以5000多万元拿下远泰生物控股权。向双林曾在股东大会上表示,这是捡了一个宝。 据了解,远泰生物是CAR-T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国内少有的领军企业,它在美国旧金山湾区有一家全资子公司ProMab。2016年度,远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2412.48万元,归母净利润83.94万元。2017年上半年远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772.03万元,归母净利润324.43万元。 *ST生物出售之举实属无奈。2017年和2018年年报显示,*ST生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711.94万元、-3518.83万元,且2018年末归母公司所有者权益金额为-1025.04万元。若上市公司不能在2019年实现经审计后归母权益、净利润为正值,将面临被暂停上市风险。 失去远泰生物后,*ST生物的盈利能力更加有限,今年一季报显示,*ST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850.73万元,同比下滑37.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0万元,同比增长75.56%。*ST生物曾在一季报预告中解释亏损原因,其中之一就是上年度转让子公司远泰生物,同比减少了部分收入和利润。 实际上,*ST生物已经在干细胞业务上探路五年之久,从当初的雄心壮志到如今核心成员离职,多少有些唏嘘。 2015年初,在湖南财信金控的主导下,*ST生物(当时证券简称为ST传媒)终于转型成为一家生物干细胞公司,公司更名为南华生物,并拟定增募资6.03亿元,用于干细胞和免疫细胞储存库项目、细胞与组织工程实验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 同年2月,“跨界基因沉默”技术发明人、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原院长向双林正式加盟南华生物,担任公司首席科学家兼总经理,随后,南华生物也与多个合作方在干细胞领域开展合作。 但目前来看,*ST生物还没有依靠干细胞业务实现翻身,依然走着卖资产保壳的老路。 如今,成功补位一名有干细胞专业背景的董事,能否成为*ST生物干细胞业务的救命稻草?*ST生物的这场艰难蜕变将去向何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 双主业转型不太顺利 靠“卖子”保壳,且出售的还是为了转型而买入的优良资产,这已不是*ST生物的第一次操作。 2015年3月底,名称更名为南华生物,主营业务也由文化传媒变更为生物医药,或许这时候开始,*ST生物就带上了“转型”的基因。向双林也是在这个时间进入公司,*ST生物提出转型进入干细胞行业,并聘请向双林担任公司总经理。根据当时公告,向双林在生物医学、干细胞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和人脉资源。 一年以后,2016年8月底,南华生物宣布了新的资产重组,出售原有的传媒资产,并收购惠州市梵宇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主营业务由原来的传媒、生物医药双主业转型为节能环保服务、生物医药双主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时,*ST生物称将以生物医疗、节能技术服务双主业实现稳定的收入和现金流,努力发展成为一家在生物医疗、节能技术服务都领先的双主业公司。 但在一年以后,*ST生物就被“稳定的现金流”打脸了。2017年10月,*ST生物提出挂牌出售湖南南华梵宇贸易有限公司(即原惠州梵宇)48%股权,原因是出售有利于改善公司资产结构、提高公司自有资金的流动性。 同年12月,*ST生物“不安分之心”再起,宣布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湖南出版集团、信仰诚富、易银沙合计持有的湖南远泰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泰生物) 54%股权,交易金额为5130万元。 当时*ST生物公告称,为增强在生物医药领域的盈利能力,培育新的利润增长点,上市公司积极拓展生物医药新领域。远泰生物所处的细胞免疫治疗领域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通过本次交易,有助于提升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为上市公司未来业绩提供新的增长点。次年2月,收购事宜实施完成。但到了2019年12月,*ST生物完成出售远泰生物,并借此实现扭亏为盈。 同样的,*ST生物称,远泰生物研发项目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出售后,公司降低研发投入资金,缓解资金压力,有利于公司改善资产质量和财务状况,促进自身业务升级转型,优化业务结构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有利于公司消除退市风险警示,实现公司可持续发展。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dmin

评论已关闭。